<strong id="imaca"><sup id="imaca"></sup></strong>
  • <blockquote id="imaca"><button id="imaca"></button></blockquote>
  • <nav id="imaca"><code id="imaca"></code></nav>
  •       您好, 訪客   登錄/注冊

    何多苓畫中的詩意

    來源:用戶上傳      作者:

      摘要:何多苓,當代抒情現實主義油畫大師,"傷痕美術"的代表人物,當今中國畫壇的領軍人物之一。就是一個擁有如此多的標簽的大師級人物,自己感嘆說,活了一輩子,仍然覺得畫不夠。他自《春風已經蘇醒》這一備受矚目的作品問世后,就不斷的創作出新的作品,作品的風格也隨之發生變化,但是無論怎樣的風格都透露出他鮮明的特征,那種哀傷的詩意感。何多苓畫作中的神秘幽思與他喜歡現代詩歌不無關系。波德萊爾、蘭波、葉芝、艾略特等的詩歌中充滿不可捉摸、無法言說、欲言又止的因素,那種遠離又似乎貼近現實、若即若離、若有若無的神秘讓他心馳神往。因此他在自己的繪畫中也追求那種隱于表象背后的東西,畫面充滿含混性、不確定性和隱秘性。所以,我認為何多苓畫中的變幻莫測和神秘婉轉都和現代詩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并貫穿于他整個的繪畫生涯中。
      關鍵詞:何多苓;詩意;詩歌;神秘;
      何多苓的生活年代
       八十年代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充滿回憶,充滿青春的年代。恢復高考制度,這就使得被壓抑了的一部分青年內心的激情與理想得以釋放,所以他們寄情感于詩歌。1978年,在大學關閉了近十二年之久之后,30歲的何多苓和好友一同踏入了大學的校門,在這個現代詩歌盛行的八十年代,何多苓伴隨著自己的憧憬與對美術的熱愛,開始了自己的藝術生涯。他酷愛詩歌,這在他設計的建筑以及創作的油畫作品中都能感受的出來,可以說他有很多作品的靈感皆來源于詩歌。他不斷地從中汲取新的力量,積蓄情感的迸發,這支撐起了他很多作品的創作。何多苓畫作中的神秘幽思與他喜歡現代詩歌不無關系。波德萊爾、蘭波、葉芝、艾略特等的詩歌中充滿不可捉摸、無法言說、欲言又止的因素,那種遠離又似乎貼近現實、若即若離、若有若無的神秘讓他心馳神往。因此他在自己的繪畫中也追求那種隱于表象背后的東西,畫面充滿含混性、不確定性和隱秘性。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會兒大家對于詩歌很崇拜,就好像是精神領袖一樣,詩歌當時成了中國的精神領袖……現在我覺得有點遺憾,這個商業社會好像把詩人搞得特別沒有地位了,跟我們當時不一樣,現在的社會精英、大家追捧的對象都是商人,我不是輕視商人,當然我覺得詩人成為最受追捧的時代,是非常令人懷念的。”就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他開始并走向了自己油畫創作。
      何多苓畫中的詩意
      人有時候似乎在一些東西中喪失了對時間流動的感覺。當一個人渾然忘我地投入某種感性享受,讀一首詩,或是觀賞一幅迷人的圖畫——從這一刻起,人的時間意識就停頓了,時間被徹底懸置了。假如感性是藝術的一個原則,那么瞬間亦是:它是突如其來的。詩歌與美術以其本身壓倒性的魅力凸現在畫布中的形象、色彩以及每一筆筆觸之中,何多苓就是這個樣子的。
      (一)、以《青春》為例
       在何多苓的作品《青春》中,可以看到女知青坐在一塊石頭上,石頭立在一片荒蕪、貧瘠、干枯的土地中,畫面中地平線的視角很高,然后天空僅留出一點的空間,老鷹低飛著掠過地面。知青的面部表情冷淡,整體就給人一種冷漠、嚴峻的感覺。畫中的人和景,含意朦朧的細節、使人產生聯想到人和人的命運,青春、生命和宇宙,過去、現在和未來……這種畫面中油然而生的詩意感,讓人不得不駐足良久,深思良久。《青春》這個作品在艾略特《荒原》中,有明白的表達:“養育出紫丁香的死亡土地,混合著記憶與欲望”。從艾略特《荒原》的節選中可以看出,何多苓就是在自己的作品中試圖描繪出這樣的情感場景,讓詩歌更加貼合自己的內心世界。
      (二)、以《小翟》為例
       何多苓自己說:“作為肖像,從視覺上來說,翟永明的肖像是無法取代的。小翟的形象特別入畫,輪廓很美,80年代我的畫受現代詩歌影響特別大,包括受她的詩歌影響,所以直接用她的形象入畫,和題材也非常契合,小翟的畫也特別受歡迎。”足以看得出翟永明的詩歌對他的影響之深遠,所以他創作出的一系列《小翟》作品能夠成為他最重要的肖像作品。在翟永明最著名的長詩《靜安莊》中:“她去、她來,帶著虛幻的風度。碩大無朋的石榴從拐角兩邊的矮墻,露出內在淫欲的顏色。緩緩走動,憎恨所有的風。參與各種事物的惡毒,她一向如此,”這幾句詩其實就是對作品的再理解,可以說翟永明的詩歌伴隨著她的樣子真正的走進了何多苓的作品中,生活中了。
      (三)、以《被偷走的孩子》為例
       在《被偷走的孩子》里,俄羅斯似的悲苦之途與迷惘孩童的搭配。這幅作品,可說是最富詩意也最多義的表達。遠可涉及人類純真年代的喪失——畫中的孩子,就是葉芝詩里的“人類的孩子”。這幅作品取名就是取自葉芝的詩, “人間的孩子,與一個精靈手拉著手,走向荒野和河流” 可見畫家對于此情此景描繪的真實與渴望,直接的躍然紙上,活靈活現。這幅作品之所以備受爭議,也是因為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每個人對于詩歌的理解都不同,越是這種感性的主觀的事物越容易引起爭議,不過,畫中的孩子,肯定就是何多苓心目中葉芝筆下孩子最真實的模樣。
      (四)、以《今夕何夕》為例
      畫面上那個女子身著紅衣,坐在一張鋪滿舊報紙的桌子前,桌上有一個小圓鏡子,女子仿佛剛剛梳妝完畢,兩手握著長辮子,張著大眼出神,女子的背后是一張床,白色的蚊帳和床具收拾的很整齊。從近景看,這是何多苓的畫中很少出現比較現實的環境背景,但奇異的是,床的背后不是房間,就是荒原,遠山、茅屋和一輪明月。此情此景就高度的契合了《詩經·唐風·綢繆》中的節選。這幅作品只看題目就覺得妙,配上詩經,就更加覺得不可思議了。這或許就是何多苓作品的魅力之所在。
      三、總結
       總之,何多苓的作品中無不透露出迷人的詩歌氣息,真的是對于自我心中詩歌的再現。何多苓說,自己與他同時代的畫家最大的區別,就是畫中散發的那種憂傷的詩意,正如他所說,"我雖然不寫詩,但畫詩"。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firmlend.com/1/view-14894675.htm

    服務推薦

    ?
    九九热精品视频任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