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imaca"><sup id="imaca"></sup></strong>
  • <blockquote id="imaca"><button id="imaca"></button></blockquote>
  • <nav id="imaca"><code id="imaca"></code></nav>
  •       您好, 訪客   登錄/注冊

    河南登封史前生業復雜化初論

    來源:用戶上傳      作者:郭榮臻 曹凌子

      【關鍵詞】河南登封地區;史前社會;生業系統;農業復雜化
      【摘要】現有考古記錄顯示,河南登封地區在裴李崗時代可能已存在農業生產行為,但證據偏少;仰韶時代,作物種植、家畜養殖已發展為生業的穩定要素,可能屬于野生的動植物資源是先民動物性和植物性食物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龍山時代,生業經濟仍包括生產性經濟與攫取性經濟兩方面內容,唯生產性經濟重要性提升,作物與家畜種類增多;二里頭時代的生業系統承前,唯作物、家畜組合的穩定性進一步增強,農業復雜化程度又有提高。該區域農業復雜化程度加深、生業模式演變的原因大致分為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兩大方面。日益發展的農業經濟和逐漸進步的取食策略既為人口增長、文化進步、社會前行提供了經濟支撐,也為后世農業及相關經濟部門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
      *本文獲得鄭州師范學院博士科研專項經費項目“河洛地區二里頭時代生業復雜化的考古學研究”、鄭州師范學院2021年度大學生創新訓練計劃項目“中原地區仰韶文化房屋建筑的考古學研究”(項目編號:DCY2021002)、開封市2021年度政府決策研究課題(項目編號:KFKTB2021-19)“開封市從文化和旅游消費試點城市到示范城市的建設路徑與對策研究”的資助
      生業經濟在史前社會演進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是社會復雜化和早期文明化的重要物質基礎。中原地區史前農業經濟乃至生業系統的相關問題長期受到學界關注。近年來,隨著區域史及區域文化研究的細化與深化,對以今行政或自然單元為代表的地域相關問題的考古觀察愈顯必要。登封地處鄭洛交界,氣候暖濕,雨熱同期;地貌多樣,山地、丘陵、平原相間;河流資源豐富,水文條件良好。新中國成立以來,日漸增多的考古工作逐步建立起該區域相對完整的早期考古學文化序列,為史前文化與社會相關問題的研究提供了基礎性條件。鑒于植物性食物資源尤其是作物在重建早期農業生產特征方面的優勢,本文擬按照相關時代順序,以植物遺存為主線,兼理動物遺存、工具遺存等輔助性證據,在現有條件下對登封地區史前時期先民生業系統問題進行盡可能詳細的梳理與分析,以期助益于本區史前社會復雜化乃至早期文明化進程的探研(囿于考古工作,這里所謂史前時期的時間上限不早于裴李崗時代)。不當之處,懇請方家指正。
      為便于更清晰地審識登封地區史前先民的生業系統,筆者依現有資料,對登封地區史前各時期的植物遺存、動物遺存和工具遺存信息進行了統計,下面以此為依據,對登封地區各時期史前先民的生業經濟演變狀況進行梳理。
      登封地區所見裴李崗文化遺址為數偏少,得以系統科學考古發掘的遺址闕如,唯王城崗遺址的考古記錄為我們了解本區裴李崗文化面貌提供了證據。
      現有考古記尚未見本區裴李崗文化的動物遺存和植物遺存,只有王城崗遺址出土工具遺存9件,包括石鏟、石鐮、石磨棒各1件,石斧3件,石鑿2件,骨錐1件[1]16―18。這些工具中,石鏟、石鐮指向農耕活動的可能性最大。就國內多地的考古發現而言,越來越多的研究案例顯示出早期磨盤、磨棒等工具的加工對象包括作物、堅果及禾本科等野生植物[2,3],有鑒于此,雖不能將所見磨棒徑視作食物生產乃至農業活動產物,但毋庸置疑的是,這類工具在時人植物性食物資源加工乃至生計策略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此外,該遺址所出斧、鑿、錐等工具也可能在時人生計活動中占據一席之地。然而,本區該階段的考古工作畢竟太少,所獲遺存及相關證據有限,難以據之估量生產性經濟在時人生業系統中所占比重。
      仰韶時代重要遺址包括穎陽、袁橋、楊村、袁村、石羊關等數處。與裴李崗時代相較,這一階段的考古記錄有所增加,為登封地區先民生業經濟相關問題提供了多方面的證據支撐。但是,一則這些材料主要集中于仰韶文化中晚期,尤以晚期為多,仰韶文化早期的材料相對匱乏;二則資料來源以調查為主,尚乏系統發掘所獲證據――這限制了對相關問題的深入認知。
      植物遺存方面(表一),潁陽、袁村、袁橋、楊村、石羊關等5處遺址皆見有糧食作物孑遺,種類達4種,分別為粟、黍、稻、大豆[4,5][6]812―814,933―942。除潁陽、楊村2處遺址外,其余遺址的作物考古記錄皆呈現出稻粟兼作的特征。唯系統植物考古研究案例闕如,尚難就現有資料對不同種類遺存進行量化分析,但多種作物種植體系或許已現端倪。糧食作物以外,野黍、蘆葦、藜屬、土荊芥、馬齒莧、葡萄屬、桃屬、山楂、酸棗等被鑒定為可能屬于野生植物的資源也具有食用功能,不排除它們是相關聚落先民植物性食物資源組成部分的可能。若準其確系“野生”之說,則或可據以對時人生計中的攫取性經濟有所認知。
      動物遺存方面(表二),楊村、袁村、袁橋、西范店、石羊關、程窯等6處遺址出土有動物遺存,其中袁村、石羊關、程窯等3處遺址見有家畜,種類僅家豬和狗2種,以家豬的遺址覆蓋率為高[6]909―915。被鑒定為野生動物的遺存在數量、種類方面占據優勢,包括哺乳動物、節肢動物、水生動物等,多樣化的野生動物可能暗示著在家畜飼養行為以外,對鹿、魚、螺、蚌、螃蟹等野生物種的獵取與捕撈也在時人生活中占據著重要地位,是肉食資源的重要來源。單就現有的非系統動物考古研究數據來看,動物養殖行為在本區的普及程度似乎不高。
      工具遺存方面,囿于偏少的發掘工作,所見遺存數量、種類有限,遺址覆蓋率也低,僅在向陽遺址發現裴李崗文化和仰韶文化時期的石鏟、石斧、石錛等,潁陽遺址發現石鏟和石斧等工具,其中可能與食物生產相關的工具只有鏟[7],斧、錛等其他工具雖可能不用于或不主要用于農業活動,但可能在攫取性經濟中發揮作用。與動植物遺存相似,目前難以對工具遺存的絕對數量及出土地點行量化分析,也因此未能準確判斷先民生產性經濟占比情況。
      總而觀之,仰韶時代的登封地區,先民已建立多種作物種植體系,唯生業活動中所用工具與前期相比變化可能并不太大,家畜飼養行為也非不同聚落生活中的常見現象。需要說明的是,上述證據以考古調查為主,專門發掘工作偏少,基于專門發掘工作中系統植物考古、動物考古采樣研究更付闕如,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先民生業行為的證據,但可能只是當時社會經濟的斷面,更深入的認知猶待今后的系統工作加以驗證補充。

    nlc202208261116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firmlend.com/4/view-15438486.htm

    相關文章

    服務推薦

    ?
    九九热精品视频任你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