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imaca"><sup id="imaca"></sup></strong>
  • <blockquote id="imaca"><button id="imaca"></button></blockquote>
  • <nav id="imaca"><code id="imaca"></code></nav>
  •       您好, 訪客   登錄/注冊

    邁向共同富裕的小農戶:動態特征、阻礙瓶頸與推進機制

    來源:用戶上傳      作者:蘆千文 孔祥榮

      [摘 要]“富裕不富裕,重點在小農戶”。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小農戶是重點和攻堅點。小農戶沿著城鄉兩棲、工農兼業的方向持續演變,呈現其家庭成員留鄉、外出、返鄉三類群體的發展和生活需求不斷分化的新格局。目前,帶動小農戶實現共同富裕面臨小農戶家庭收入持續增長乏力,面向小農戶的富裕生活服務供給滯后、文化建設內容與需求脫節,促進小農戶發展的社會支撐缺位、政策支持脫靶等困難挑戰。促進小農戶同步邁入共同富裕,要循著小農戶動態演變趨勢,實施小農戶專項扶持行動,采取政府全方位保障和市場靈活性補充策略,創新小農戶持續增收機制,補齊面向小農戶的城鄉生活服務和公共服務短板,營造適應城鄉兩棲的富裕富足生活環境,打通小農戶向上流動通道,形成包容小農戶的鄉村全面振興和城鄉融合發展新格局。
      [關鍵詞]小農戶;共同富裕;鄉村振興;城鄉融合;農業農村現代化
      [中圖分類號]F323.8[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673-0461(2022)09-0001-08
      一、引言
      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重要體現。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而農村的短板和重心是小農戶。自黨的十九大提出“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以來,小農戶就成為“三農”理論研究和政策討論的熱點。2020年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任務目標順利實現,中國進入由全面小康向共同富裕過渡的新時期,共同富裕成為廣受研究和討論的焦點,農民農村共同富裕也成為“三農”理論研究和政策討論的焦點。小農戶是農業的主要經營主體、鄉村的主要居住戶、農民工的主要構成,是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的主要攻堅目標。然而,現有理論研究和政策討論,對促進小農戶共同富裕的專門研究討論較少。對小農戶的研究討論主要側重實現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關注小農戶的農業生產經營特征;對農民農村共同富裕的研究討論,主要側重思想、內涵、意義、路徑等方面的解讀,把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作為共同富裕目標導向下鄉村振興的重點工作內容[1]。王曉毅、羅靜分析了小農戶現代化對促進共同富裕的重要意義,并從小農戶發展的優勢和困境出發提出了克服小農戶脆弱性、提高小農戶收入等推動小農戶現代化的任務[2]。事實上,小農戶普遍采取了城鄉兩棲、工農兼業的發展策略,生產經營、就業創業、生活居住的空間橫跨城鄉。小農戶要實現共同富裕不僅包括在鄉村的生產經營和富裕生活,還包括在城市的就業創業和居住生活;不僅包括收入增長以及物質和服務消費,還包括公共服務、精神文明和社會參與等方方面面。這就需要在共同富裕視域下,基于城鄉融合發展和鄉村全面振興,重新審視小農戶的動態發展特征,分析小農戶達到富裕富足收入水平、生活狀態面臨的發展瓶頸和阻礙因素。這對于建立激發小農戶內生動力、帶動小農戶共同富裕的政策機制,推動小農戶全面發展,進而實現農民農村共同富裕具有重要意義。
      二、共同富裕視域下的小農戶
      小農戶作為農業的主要經營主體、鄉村的主要居住戶、農民工的主要構成,將貫穿農業農村現代化全程。這意味著,很長一個時期,小農戶是鄉村經濟社會的發展基礎。鄉村全面振興、城鄉融合發展的潛力主要通過小農戶全面發展實現。過去是“小康不小康,關鍵在老鄉”,現在是“富裕不富裕,重點在小農戶”。農業現代化視域下,小農戶的動態特征主要從在農業的從業范圍、經營規模、產值大小、就業狀態、收入結構等反映。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是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共同富裕視域下,反映小農戶動態特征的重要因素,除了從事農業的特點外,還包括家庭收入結構、非農就業創業、城鄉流動狀態、生產生活支出、社會文化生活、公共事務參與等方面。邁向共同富裕的小農戶動態特征與農業現代化中的小農戶動態特征相比,需要考慮的因素更多。為此,需要把更多因素納入進來,準確把握小農戶的動態特征。
      (一)小農戶的范圍邊界
      農戶即農民家庭,是指在農村以婚姻和血緣關系為基礎組成的家庭住戶。小農戶是從事小規模農業生產經營活動的農戶。中國“大國小農”的基本國情農情,決定了農業經營主體以小農戶為主將貫穿農業現代化全程。在農業現代化過程中,受基本經營制度、城鄉二元體制和農村要素市場化改革影響,小農戶呈現明顯的分化特征,逐步卷入城鄉二元結構和農業專業化分工體系中。隨著小農戶農業生產經營活動拓展到農業全產業鏈,少部分小農戶發展為新型經營主體(家庭農場、合作社、公司)和農業服務主體。小農戶成為與新型經營主體和農業服務主體相對應的一類小規模農業經營主體。因此,小農戶可以看成是未達到規模經營標準的農戶。界定小農戶的基本思路是以農業全產業鏈為從業范圍和收入來源,以農產品產值或銷售收入、農業經營凈收入或農業勞動力務農收入等不同維度替代以土地規模為主的農戶規模衡量指標,從中選擇規模較小的標準[3]。一是把農業生產性服務、農業產業鏈二、三產業環節、農業新產業新業態等考慮進來,以調整范圍后的農業收入水平作為農戶農I生產經營活動規模的衡量指標。二是以糧食種植領域的家庭農場最低經營規模對應的產值或銷售收入作為基準,當農戶農產品產值或銷售收入小于基準值時就可認為是小農戶。三是以當地非農行業就業平均收入為參照,當農戶家庭農業勞動力收入低于當地非農行業就業平均收入時,就可以認為是小農戶。四是把對小農戶分化特征的描述,從以農業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轉變為農業勞動力從業領域、從業形態等,如根據從業范圍分為種養戶、服務戶,根據農業勞動力是否兼職來判斷是否為兼業農戶。
      小農戶的范圍邊界由農業從業規模和特征確定,但小農戶兼具生產和生活雙重屬性,既是獨立的生產經營和經濟決策單元,也是獨立的生活消費和社會參與單元。共同富裕視域下更強調小農戶通過生活消費和社會參與體現出來的富裕富足的生活狀態。小農戶通過各種生產經營和就業創業活動獲得的收入,滿足家庭生活消費和社會活動支出,維持家庭可持續發展。小農戶的農業生產經營積累,不足以滿足家庭生活消費支出,如果沒有其他收入作補充,農業生產經營積累只能主要用于家庭生活消費和社會活動支出,難以進行農業擴大再生產。新型經營主體規模化、職業化發展的結果是,農業生產經營積累既能滿足農業擴大再生產的需要,也能滿足家庭生活消費和社會活動支出。新型經營主體收入來源以農業為主,支出也以農業擴大再生產為主,家庭生活消費和社會活動支出的相對數額小。這是小農戶與新型經營主體的主要區別。

    nlc202208261724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firmlend.com/3/view-15438572.htm

    相關文章

    服務推薦

    ?
    九九热精品视频任你操